艺术文章 Articles

      中国人对鱼的无限崇拜自原始社会就有足够的表现,这一点西安半坡遗址出土的多个鱼纹盆能够证明。那些鱼,被专家们反复猜测和论证,有说图腾崇拜的,有说生殖崇拜的,有说庆丰收的。要我看,原始人记录和崇拜了那么多鱼,就因为鱼能让他们填饱肚子,满足他们基本的生存和生活的需要。至于生殖崇拜之类的,我觉得原始人所具备的科学知识远远不能解答这样的问题,连自己的爹是谁都没搞清楚呢,又如何来搞清楚鱼的生殖与繁衍?即使是后来人们创造的新的崇拜对象——龙,其全身布满了鱼的鳞片。在古代的故事中,鱼龙可以互相转化,鱼是龙的另一种形态。鱼龙并称,成为一个常用的名词,像张若虚的《春江花月夜》中就有“鱼龙潜跃水成文”的美妙诗句。


      也就是说,鱼一开始和人建立的关系是“食者”与“食物”的关系,汉代画像砖石中,“宴饮庖厨”图像中,都得以饭桌上的鱼来象征生前与死后的丰衣足食。并且,在汉代,鱼还是人走向黄泉与仙界的吉祥物。到唐代,因皇室姓“李”,谐音“鲤”,于是赐给臣子“鱼”符,君王将相佩饰中多有“鲤”佩,鱼符鲤佩分金、银、铜三种材质,且只有五品以上的官员才有资格佩带,因此,鱼成为权利和身份的标志。当时,朝庭有个规定,人们不能吃鲤鱼,从而表达对鲤鱼的敬畏之意。至此,鱼就不再仅仅是饭桌上的“食”了,渐渐成了吉祥如意、丰衣足食、身份权利的象征。至今,每年除夕,家家户户的餐桌与供品桌上必然有鱼,只为图个“年年有余”。元代,鱼与人的关系在元人的诗画歌曲中表现出来,画面与词曲中少了“鱼”,而多代之以“渔”。渔人是隐士的象征,是高士的别名,是自由自在的人。这其中既有“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”的功成身退豪迈,也有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的不随流俗的清高。

      鱼还与爱情、与性有关,古诗《江南》中有这样的句子:“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,鱼戏莲叶间。鱼戏莲叶东,鱼戏莲叶西,鱼戏莲叶南,鱼戏莲叶北”。古人用莲象征爱情,用鱼代表女性,所以《乐府古题要解》说:“江南古词,盖美芳晨丽景,嬉游得时也。”我们至今还会看到婚联上有这样的句子:鱼水千年合。恋人或夫妻之间如胶似漆、难舍难分——我们就说“鱼水之欢”,生动又形象。据说在西方,鱼也代表性,但却是男性的象征,憾无证可考。

      看到艺术家那么多关于“鱼”的作品,我想到了这些,不知作者究竟何意?

[1] [2]  下一页